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心音月饼盒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05: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半夜三更,木秀躺在她那张用水泥模板拼成的床上做梦,梦见自己莫名其妙有了十万元,她正在忙着花费这笔钱。她租下了一间三房一厅,另带厨房和洗手间的商品房,每月租金五百元,交了几万元赞助费,把一对儿女送进镇中心小学读书,又为患了几十年哮喘病的婆婆找了间名医院……  只要有钱,人就变得豪爽起来。正当木秀拿着这笔巨款逐一解决家庭窘境时,却一觉扎醒。  木秀是一名环卫工人,毎天早上五时就要起床。她轻手轻脚溜下地,十分小心不要弄醒老公。  木秀老公正张着嘴呼呼大睡,手脚伸开睡成一个“大”字。  木秀老公没有固定职业,他每天早上去镇医院的大门口应工,这里是镇的劳力市场,自发形成,打散工的人都在这里聚集,等候顾主。  木秀居住的是自己搭建的棚屋。屋地原本是一片良田,几年前政府征收了卖给房地产商,但却一直没有开发。一些外来人员秉承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遂水而居的生存方式,弄来材料在一条小涌旁搭建起棚屋,又不知从哪里引来水、电,就安下身来。棚屋十分简陋,摇摇欲坠、四面透风,蛇鼠横行、蚊子成群。不久,外来人们发现这是一块落脚的好地方,不用交房租,不用缴纳治安、卫生之类的费用,而且无须办理暂住证,于是棚屋越搭越多,似乎成了一个吉卜赛人的小部落。居住在这里有养猪的、收破烂的,也匿藏着提炼地沟油的、泡制有毒腐竹的,还有专门宰杀病、死猪,售卖注水猪肉的……反正这块烂地成了政府职能部门管理的盲点,却是那些人性扭曲、天良丧尽的黑心商贩的安乐窝。  木秀洗过脸,穿上环卫工作服,推起那辆两轮垃圾车,沿着涌边的土路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天还未亮,晨风吹过,涌水的恶臭味阵阵扑面而来。  木秀原籍贵州,住在深山大岭里,全家人就耕种几亩山地和几分梯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年到头只有千把块收入,勉强糊口,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三年前,她狠下心留下一对年幼的儿女,同老公来到邻近广州的这个小城镇,颠沛流离了两年,终于在环卫站打上了工,算是站稳了脚根。  木秀毎月有成千块工资,老公打散工也有七、八百元,木秀收集了垃圾后拉回棚屋让婆婆挑拣,找出塑胶、纸品、铁料之类的东西,齐集起来到时卖给废品站,每月也有二百元,这样,木秀全家每月就有近二千元的收入,等于在老家劳累两年。木秀对这种生活状况十分满足,她感覚到好像从地狱走进了天堂。   木秀来到自己的清扫地段,开始了每天头一次的清扫工作。  这里是私人住宅区,有三条大街,街道和巷子都很宽阔,小汽车可以沿着街巷到处走。房子都很漂亮,三、四层高,是政府机关人员和先富起来那些人从开发公司购地自建的。反正在这里居住的非富则贵。木秀把住户放在门口的一袋袋垃圾放进垃圾车里,然后抓起大扫把扫地面。扫着扫着木秀突然忆起昨晚做的梦,十万元……她一点一点地咀嚼和回味着梦境,脸上不时流露出开心的笑容。即使真的有十万元,似乎也不够花。木秀苦笑了一下,在内心骂起了自己:想钱想疯了!  清扫完一条巷子,木秀感到有点累,于是坐到车把上歇口气。看着干净清新的路面,木秀很舒心。她工作认真、负责,环卫站每次突击检查,她的工作面都被评为“”。木秀很热爱这份工作,极之珍惜这个工作机会。  一位中年妇女打开不锈钢的院门,提着一串盒子从房子里走了出来。这位妇人十分肥胖,赘肉累累。她原本想把盒子放在房子门口,看见了垃圾车,就朝垃圾车走来。大概有五、六个盒子,用红色纤维绳捆绑住,如果是空盒子,应该不会很重,但肥婆却提得似乎有点吃力,斜着身子,一对大乳房晃来荡去。她来到垃圾车前,朝木秀点点头,把那串盒子放进垃圾车里,转过身,撅着大屁股一颠一颠地走回去。  木秀提起这串盒子看了看,都是月饼盒子,就塞进一个纤维袋里。垃圾车有好几个这样的纤维袋,木秀一边清扫垃圾,一边对垃圾进行简单的分类,然后放进不同的纤维袋,这叫一次分类,回棚屋后再由婆婆进行二次分类。  木秀当上环卫工人后,把婆婆接过来,负责垃圾的二次分类。婆婆虽然才五十岁多一点,但却被生活和疾病摧残得像个七十岁的老太婆。她从小就患上哮喘病,一直没钱治理,发起病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这些月饼盒子装饰得华贵精美,相信每盒月饼的价钱都不便宜。木秀猜测这些月饼都是别人送来的,主人家根本没动,农历年快要到了,趁着年前大扫除当作垃圾处理掉。  现今社会,买月饼的不是给自己吃,不想吃的却有很多人敬送,想到这里,木秀万分感触地叹了一口气。  完成了次清扫,木秀到附近的肉菜市场买了菜,就急着脚拉着车子往家里走。她的一对儿女学校放寒假了,要来这里过年,刚好木秀的表弟也要来找工,顺便带上两兄妹,应该今天上午到。  木秀的大儿子今年十岁,读四年级,小女儿七岁,读一年级。学校设在乡里,两兄妹去上学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学校是几间低矮的平房,泥墙瓦顶,破败不堪。这对留守儿童由爷爷照看,过着清贫孤苦的生活,没有母爱,也缺乏娱乐。  木秀刚回到棚屋,两兄妹就扑了出来,不停地叫唤妈妈。看到一对心头肉,木秀即时心花怒放,抱着女儿在她脸上尽情地亲了一口,然后哈哈大笑。  木秀把车上的垃圾倒在门口的空地上,让婆婆二次分类,自己动手做午饭,两兄妹缠在她身边团团转。“妈妈,这里的房子比我们家的后山还要高!”儿子兴奋地说。  “妈妈,那些车子从我的头上经过,好吓人呀!”女儿怯怯地说。  趁妹妹走开,儿子扯扯母亲的衣袖,轻轻地恳求:  “妈妈,我不回贵州了,我要在这里念书,跟你们在一起……”  木秀愣了一下,端详着儿子,心底涌起一股复杂的感情,她又想起了那个梦。  “唉,傻瓜,你有十万块钱吗?”  “十万块?十万块是多少钱?”  “妈妈,我有月饼吃,我终于吃到月饼了。”女儿兴高彩烈地跑过来,扬着手里的月饼。  “哪来的月饼?”  “奶奶给的,她有好多盒。”  木秀知道婆婆拆开了那串月饼盒了。她不经意看了看女儿手中的月饼,看见饼面有一层矮矮的白毛,还布着许多暗绿色的小点。她心里一惊,大声呼喊:“不要吃,月饼是坏的!”她正要拿走女儿手里的半个月饼,女儿一下子把月饼塞进嘴里去,鼓着两个腮帮跑回奶奶身边。  木秀追赶出来,看见婆婆已经拆开了几盒月饼,正准备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她拿起已经拆开的盒子一一查看,虽然每个月饼都封着胶袋,但都可以看到月饼很多都发霉了,长满了白毛。她抓起那几盒月饼,走到涌边,把月饼通通扔进涌水里。  “木秀、木秀……”  木秀突然听到婆婆高声叫唤,赶忙回到棚屋,只见婆婆气喘吁吁地指着那个长方形月饼盒,光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钱!”木秀心头一震,双眼发直。盒子里塞满了钱,红晃晃的闪闪发亮。呆了半晌,她捧起月饼盒跑进棚屋里,把盒里的钱倒在床上,一共十扎,每扎都用纱纸捆住,全是一百元纸。  “十万元!”木秀像一座泥塑坐在床边,脑子乱烘烘的,好似一盆浆糊。  婆婆和两个孩子围了上来,死死地盯着床上的钱,大气也不敢出。  这时,一个人踱着步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木秀急忙拉过被子把钱盖住,定眼一看,是老公。  老公在医院门口坐了半天,没人顾用,坐着坐着感到心烦意燥,干脆跑到士多店买了半斤咸干花生,回家里来喝酒。  两个孩子挨上前叫爸爸,他含糊地应了应,找出一瓶散装白酒,坐到小饭桌边,把酒倒满了一玻璃杯,大概四両左右,开始闷头闷脑喝起酒来。  婆婆踮手踮脚把木板门关上,走过来贴着正在嚼花生的儿子的耳边喜形于色地说:“告诉你,十万块,我们有十万块钱!”  “你有十万块钱?”儿子怔了一下,朝母亲看了看,然后挥挥手,举起酒杯,看着杯里的酒,一字一顿地说,“发、神、经。”  母亲快步冲到床前,一下子掀起被子,指着那堆钱嚷叫:“你看,你看看!”  儿子不以为然地往床上瞟了一眼,又转过头举起了酒杯,但刚举到半空,停住了。他慢慢地转过身,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床上那堆钱,他的面部肌肉好像僵硬了,神情凝结……猛然间,他把酒杯一扔,扑到床前双膝跪下,张开双手把钱全拢到自己面前,像狗一样把钱用力嗅了几下,语无伦次地哇哇嚎叫:  “钱……钱……真是钱……这么多钱……我有好多钱……”  “不要高兴得疯了,这钱不是我们的。”木秀淡淡地说道。她把这十万元的来历说了一遍。  “她不要了,扔掉了,这钱就是我们的了!”老公霍地站直了身子,理直气壮地狂喊。  “你看见过有谁扔掉十万块?我们应该把钱送回去。”  “什么,你说什么,把钱送回去?你没病吧!”老公惊讶地看着老婆,开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双手不停地挥舞,眸子里闪烁着炽热的光芒,“这钱是她自己扔的,我们没偷、没抢,天经地义……”  “她可能忘记了盒里藏着钱,”木秀仍然耐心地劝道,“不是有收破烂的发现一只收回来的胶水鞋里藏着几万块钱……”  “对呀,收破烂的不是要了那些钱了吗,我们为什么不能要?不要是大傻瓜,神经病!”  “深圳飞机场有个清洁工,捡了一箱珠宝,暗自藏了起来。后来被公安机关发现了,说要判她的刑。”“捡到东西都要判刑?”老公停止了走动,满脸疑惑地说。  “说她犯了侵占罪。环卫站曾组织我们学习,反复要求我们吸取教训,洁身自爱。”  “不如拿起一点,”婆婆劝道,“说不定她已忘记了盒子里有多少钱。”  “要拿就全拿。十万块,谁都不会忘记。”儿子反驳母亲,“哼,我看她根本就不知道月饼盒子里有钱,以为装的是月饼。送给她的月饼太多了,她吃不了就扔掉。我敢肯定,这盒钱来历不明!”  “不管怎么样,”木秀语气坚定地说,“这钱我们一分也不能动,是她不小心扔的,就要送还给她。”“不要忙着送,待十天半月,事情过去了,这钱就是我们的了。”婆婆给了个提议。  “不成,我马上就送回去。丢了这么多钱,谁都会急死的。”  “真的送回去?”老公盯着耿直的妻子,讷讷地问道。  木秀瞪了老公一眼,动手把钱装回月饼盒里。  老公仰天长叹了一声,沮丧地走回小饭桌,拾起地上的酒杯又倒满了酒。  木秀小心地把钱装回月饼盒,但反复数了几次,都只有九扎,少了一万元。  “谁拿了钱?”木秀吼了一句。  没人回答。  木秀走过来揪起老公,通身上上下下搜了几遍,没有找出钱。她思索了一会儿,走回床前提起被子,那扎钱就躺在被子下面。木秀狠狠瞪了婆婆一眼,婆婆慌忙把脸扭到一边去。  码好十扎钱,木秀正要盖上盒盖,儿子轻声哀求说:“妈妈,我可以摸摸这些钱吗?”  “摸一摸吧,”木秀轻轻地摩挲着儿子的头,“可以摸十万块钱的机会很难有。不过,做人千万不要有贪念,要正正经经用双手去赚钱。”  老公瞧了儿子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没说,只是摇摇头,重重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微闭双眼,仰起头,把半杯酒一口灌进肚子里。  来到不锈钢门前,木秀观察了一下,房子静悄悄的,门墙上有个门铃按键。她呼了一口长气,定下心来,然后抬手按门铃。好一会都不见房子里有动静,木秀犹疑了一下,再次按门铃。  “谁呀?”房子二楼的一个铝合金窗门推开了,早上扔月饼盒的那个肥婆探出身来张望。她睡眼惺松,显然是在睡午覚。  “大姐,有样东西还给你。”木秀急忙双手举起月饼盒,“这是你今早扔掉的。”  “月饼盒?”肥婆显得极不耐烦,“我扔的,不要了!”  “盒子里面有东西!”木秀着急地高叫。  “我知道,”肥婆一边关窗门一边说,“里面有月饼,我不要了,你喜欢吃就吃吧。”  木秀大声嚷道:“盒子里不是月饼,是、是……”  但肥婆已闭上了窗户。  木秀急得快要掉眼泪了,她用力擂那扇院门。  窗门又推开了,肥婆恶狠狠地喝骂:“扫街婆,我已经说盒子不要了,你还在吵,发什么疯,赶快走,再闹我就报警!”  木秀朝四面看了看,把月饼盒向着肥婆,掀开了盒盖。  肥婆看到盒子里的钱,当即目瞪口呆、脸色发白。她急冲冲地跑下楼梯,拉开院门,一下子从木秀手上夺回月饼盒,转身关上门。走了两步,似乎想起应该给点酬劳,于是在身上四下摸索,发现自己穿的是睡衣裤。她转过头对木秀说你等等,就快快脚走回房子里去。 共 646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对男人有什么伤害
昆明癫痫哪家医院好
云南幼儿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安庆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眼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肝炎医院 宿州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宿州有哪些法四医院 六安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六安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全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亳州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亳州有哪些中医肝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池州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包头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银川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外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克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喀什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喀什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渭南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和田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和田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酒泉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定安二乙医院哪家好 澄迈三甲医院哪家好 澄迈二甲医院哪家好 临高二丙医院哪家好 庆阳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昌江一乙医院哪家好 海北二级医院哪家好 庆阳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室缺医院 重庆医院哪家好 济南医院哪家好 威海医院哪家好 多囊卵巢综合症 霉菌性阴道炎 苏州肤康皮肤病专科医院乘车路线 武汉黄浦中西医结合医院乘车路线 成都医大医院在线咨询 血管瘤症状 什么是痛风 什么是风湿病 什么是白带异常 失眠抑郁症治疗方法 什么是周围神经疾病 小儿内分泌科检查 妊娠合并缺铁性贫血医院 妊娠合并心室间隔缺损医院 朊毒体病医院 桡骨干骨折医院 北京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IMCC医院 深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肇庆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肝炎医院 惠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阳江有哪些肝炎医院 清远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