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狆國亾芣妨换壹种眼光看世界

时间:2018-10-24 16:46: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中国人,不妨换一种眼光看世界

> 郭巍青

公元2006年的一个工作日,我把刚从英国买回来的几本书交给学生,请他帮忙编一份书目。学生翻了一会儿,惊讶地问,书是在中国印刷的吗?我接过来一看,版权页上果然有一行小字:Printed in China(中国印刷)。呵呵,我们相视一笑。原以为自己早已练就火眼金睛,不会在国外买“中国制造”,不料世事如棋局局新,我跨洋飞一圈,买回来的是中国印刷的英文书。

这是个人生活经验中的一出轻喜剧,本属小小不言。但是我相信,很多人可以从类似的个人经验中体会到,“世道”已经变了。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协议规定的五年过渡期于2006年期满。从2007年起,中国就是世贸的正式成员了。不论你喜欢与否,我们每一个人现在都是“组织上的人”了。世界贸易组织不是“国家”,不是“政府”,不是“领导”,也不是中国人习惯讲的“我可找到组织啦”的那个“组织”。但是它能够在全球水平上纵横捭阖,以贸易规则、厂商订单、工作机会等等,润物细无声地改变我们的生活境况。

比如说,房价为什么太高?它与钱太多了烧得慌有关,而钱多与汇率有关,汇率与贸易有关,贸易与低工资有关,低工资与农民工有关,农民工与流动有关,流动与全球化有关,全球化与世界贸易组织有关。这种复杂关联,冲破各种时空界限,编织出巨大络,把整个地球拉成扁平。在这样局面之下,必须换一种眼光看世界,否则不能理解风云变幻,也无从把握个人的生活机会。问题是,谁又能独具慧眼,把结局看破?

在这个意义上,2006年有一个值得回味的地方,叫做世界与中国,彼此重新打量。外国人看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看得直发晕。而中国也很想按照大国风范,从容看世界。大名鼎鼎的法国思想家萨特说,“看”与“被看”是基本的人类关系。当你看我的时候,我就成了你的对象。但我不是对象,我是和你一样的独立主体。为了保持我的主体性,基本战略是,我也看你。

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际舆论将中国看做“顶多是区域性大国”。但是在2006年,所有重要的观察家和评论家都把中国看做是世界大国了。中国已从过去被“围堵”,进入了被“围观”的新阶段。正像很多人喜欢拿美国作为靶子指指点点一样,现在冒出来很多对于中国的指指点点。“被看”的中国人未免有些紧张,对于自己失去信心。有些人打算捍卫中国游客随地吐痰和大声喧哗的“习惯”,某教授则申请国家经费,试图深化改革“龙”的形象。这有点像刚过门的新媳妇,见公婆之前对自己的容颜没把握,一边化妆一边问小姑,“画眉深浅入时无?”

无巧不成书,正是在2006年,电视文献片《大国崛起》热播。我认为它的播出有很大的积极意义和象征性。它是对世界打了个招呼,别老是你看我,现在轮到我看你了!然而仔细比较不难发现,中国看世界和世界看中国,两者的眼光和角度还是有很大差异,彼此之间并非正面对视。

首先,别人怎么看中国呢?他们非常在意具体的、活生生的个人。有一篇美联社对中国城市发展的报道,基本意思是,城市过于巨大,建筑过于辉煌,以至于看不到个人细节。这不正是达明一派在歌中所唱的,“我看到了城市的胭脂,看不到你的脸”吗?诺贝尔和平奖给了孟加拉的穷人银行家尤努斯,美国时代周刊将年度人物授予“你”即无名大众,这与中国无关却也有关。它是一种“看”的角度,看公民社会,看平凡大众怎样用另一种方式改变世界。

然而以《大国崛起》为代表的“中国眼光”,是一种“国家中心观”,一切被聚焦于国家。大国及其崛起固然是事实,但远不是历史的全部,甚至不是应该关心的部分。太习惯于看什么都只是看国家,会使人忘记很多基本的常识。当年欧洲各王朝为了霸权争得不亦乐乎时,反倒是那些边缘的、从来被看不起的葡萄牙水手、荷兰海盗和英国商人之流,因为另搞一套(比如成功穿越了大西洋)而终崛起。

今天的信息技术帮助我们穿越了很多以前被认为不可逾越的界限,其成就绝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在这样的背景下度过了2006年,我的个人总结是,应该换一种眼光看世界。更多地看看公民社会在全球化条件下的成长发展,也许这里有新历史和新机遇。以前有一句肯尼迪说过的名言疯魔很多人: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而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

而正在展开的新时代可能会超越这种二元对立思维,对每一个人提出更具挑战性的问题:既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也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但更重要的是问,你打算通过国家做些什么?谨以此问,回应《时代周刊》的英雄帖:“欢迎来到你的世界”,并迎接2007年的到来。

来源:南方报业集团

重庆无烟煤滤料
壳牌液压油
移动洗车机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