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二十三章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0:37: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二十三  杜鹃说:“今晚的河风真凉爽,能够吹尽我前世的幽伤。”  湘明跟着说:“今晚的河风真凉爽,己抚平我前世的‘断肠’创伤。‘断肠人在天涯’,而今,我还在漂泊。不同的是,我已找回了前世的‘红颜知己’,我要感谢这千年古风,余韵悠长。”杜鹃揽住湘明的右手臂说:“湘明哥,今晚的夜色真好!月朦胧山朦胧,正好我们可以多玩一会儿,你同意吗?”湘明说:“如果不影响你明天的参赛,那当然可以。”杜鹃出主意说:“那我们等会儿,将‘夜明珠’藏了,到‘龙晶潭’边的河石上再坐一坐,感受一下无人干扰的清静。”湘明说:“好的。”  坐在潭边,杜鹃向湘明介绍说:“‘龙晶潭’在翠清县是与‘青山古寺’并列的‘翠清十景’之一。‘翠清十景’分别有:老山温泉群、大丰山天然水库、蝴蝶山美景、河溪地质公园、古村寨冷泉、呼啸山庄、鲤溪平湖和红军飞索。可令我不理解的是,我觉得‘龙晶潭’景致是平凡的,没有任何特色,却排在‘十景’首位。吸引我的是一个有关它的传说: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女子,每曰到‘龙晶潭’边来洗涤,结果被潭中的一条黑龙看上了,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而美女的父母,原本欲将女儿嫁给当地的一个财主做妾。黑龙一怒之下,将其女儿带入潭中。临行之前,从口中吐出了一颗硕大的‘龙珠’算是聘礼。至此,其父母方知女婿是翠河神龙,后悔已经来不及!从此父女不得相见——‘龙晶潭’因此得名。平日里,逢年过节,常有人到此焚香敬神,祈求平安。偶有青年情侣到潭边默立,或久久徘徊。这里已经成了自由爱情的标致‘风景’。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它才能排在‘翠清十景’首位,被人们推崇吧。”听完杜鹃的介绍和故事,湘明开玩笑地问:“后来,你见过‘黑龙’了吗?”杜鹃说:“怎么可能?大鲤鱼倒是见过,很大的,足有一个人长,听说‘龙晶潭’有万丈深,深不见底,直通沧海……”  听完杜鹃的回答,湘明没有说话,拿眼睛向四周认真的观察了一下,然后睁开“天眼”向对面的山岭透望过去。这不望不知道,一望,让他惊喜万分:“真是天作之美,你看,对面山岭内便是皇陵!”兴奋之余,他没忘了用手掌在杜鹃后脑‘玉枕穴’一带气,口中说道:“将天眼睁开。”杜鹃听话地将“天眼”睁开,向前望去,湘明问:“看见了吗?”杜鹃说:“看见了,一条通道直通河底,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湘明自言自语道:“我就说嘛,叫‘龙晶谭’?‘龙晶潭’自然要跟龙有关,皇帝‘真龙天子’也!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就说嘛,翠清河改道,一定与皇陵有关,什么‘黑龙的爱情故事’?或许有;或许,根本就是一个‘障眼法’,用来迷惑世人的。世人宁愿相信哀挽的爱情故事,也要将‘龙晶潭’排在‘十景’的首位。这情感可以理解。追求‘自由的爱情生活’,这是中国几千年的梦。正如我们的前世,友谊才刚刚露芽,已被你的堂兄给扼杀了,‘男女授受不清’也是中国几千年的教化与禁锢。相比之下,我们比故事中的黑龙和美女还要悲惨!”杜鹃也被湘明的感叹给感化了,哀挽缠绵地说:“湘明哥,别说了,我爱你!我请你永生永世地做我的好哥哥。无论你到天涯海角,我都去找你。”湘明也从冲动中缓过劲来,歉意地摸摸杜鹃的头说:“好妹子,我触景生情,随囗感叹一下而已,你别在意。”他接着说,“你看,山中的通道从河底直通山中,峭石壁立,可见这是一个天然的溶洞,当时的宋皇利用了这里的地势,用水将洞口给封了,而且翠清河永不断流,可以成为永远的秘密。不是我们有那么多的巧遇,加上我们超强的‘特异功能’,是无法发现它的。”湘明拿天眼继续查看,他发现通道每隔一段距离,就被人用厚重的岩石堵上,不整体从外部透视看,是无法发现山体腹部的陵墓和陪葬物的。透过“天眼”望去,山腹中隐隐约约有光亮闪动。湘明对杜鹃说:“那应该就是陪葬的宝物了,那闪闪发光的应该就是‘夜明珠’一类的宝物。这陵墓中一定埋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宝藏,要是被世人知道了,那又要遭秧。所以,不能给外人知道。我们身边的小动物们也不能让它们知道——‘无中生有’常常要坏事的。”杜鹃点点头,表示同意湘明的看法。  湘明说:“现在找到了就不用再急了,慢慢来,等你从市里回来了,我们再一起进洞细细查看。你敢去吗?”杜鹃揽靠着湘明的手,坚定地回答:“只要你敢去的地方,我都敢去!更何况还是跟我有渊源的皇陵,一定跟你去!”湘明说:“那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杜鹃撒娇地说:“不,就想跟你多呆一会,这样很快乐的。”湘明理解地揽过她的肩膀:“傻妹子,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又不是相处朝朝夕夕,又不是说明天不见面了……”杜鹃说:“不管。”湘明拧不过她,只好不再说话。  就这样,俩人静坐了很久很久。开始的时间谁也不说话,只是杜鹃越坐越赖,慢慢将身体靠到湘明的胸前,再慢慢地滑到他的膝上,就这样头枕着他的膝头躺着。湘明爱抚地摸着她的脸蛋、眼睛、鼻子、嘴唇、下巴,甚至捏起她的耳朵拿来摩挲,弄得杜鹃痒痒的脆笑:“湘明哥,你坏!”湘明问:“我哪坏了?”“把我弄得痒……”杜鹃娇嗔地笑说。停了停,湘明说:“时间确实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好吗?”“不嘛,”杜鹃说,“‘龙晶潭’的空气多好!充满了爱意,给人幸福的感觉,我们是风景中的风景,我们应该排在‘翠清十一景’中的首位!”湘明听了,笑出声来:“你真有想象,象在作诗!”杜鹃一听兴奋起来:“你不是会作诗吗?!我们共作一首,以作记念怎么样?”湘明答:“我以前作的是古韵诗,没写过现代诗。”“那我们试一下”杜鹃提意说。湘明也来了兴趣:“那我们一起试一下。”杜鹃说:“好的。”湘明说:“我先来。”  千年重聚龙晶潭【湘明念】  真情谁知寸断肠【杜鹃合】  而今风华学生气【湘明念】  再把旧谊谕新欢【杜鹃合】  湘明感叹:“没想到你合得这么好,你很会写诗耶!”  杜鹃答:“乱和的啦,情之所致也!”  湘明说:“佩服,佩服!只可惜我们和的还是古韵。”笑。  杜鹃答:“没关系啦。旧时明月,今长城,古城杜鹃仍杜鹃。”  湘明说:“有道理,湘明依旧乐东风。”  两人相视一笑,杜鹃乘机说:“我们还要多坐一下吧?”湘明拍揉了一下她的脸蛋,心怀柔情地说:“那我们就多坐一会儿吧!……直坐到地老天荒,愿意吗?”杜鹃兴奋地抬了一下头,望了一眼湘明的眼睛:“当然愿意。”  他们就这样一直坐到子时来临之后,清凉的山间雾水已滴打在他们的脸上,“龙晶潭”的水面开始波动起来,时不时的有鲤鱼跃出水面,清脆的声响提醒了湘明:“现在己经是子时十一点多了,你确实该回去了。不能再拖了。”“你不是说,坐到地老天荒吗?”杜鹃调皮地问。湘明说:“心意如此。生活还是要正常进行的。……不然这样吧,跟你商量一下:明天你到了德馨市后,向邓老师要求住到你小舅家去,还可帮学校省钱呢。晚上七点半后,我们约会到德馨市的麒麟峰去玩!”杜鹃高兴起来,一轱辘坐起:“真的?说定了!”一会儿她又为难起来,说道:“那可是相距150公里路耶,你到得了吗?”湘明轻笑着说:“不就150公里的路程吗,20分钟,天黑我准到,七点半你在麒麟山脚下等我。”杜鹃满意地答道:“好呢!”还提高了声调。“那我明天就不去送你了,省得老师同学们误会。”湘明说,“我现在就送你回去。”杜鹃站起身来要走,湘明说:“不用你走了,山路弯弯,很难行的。我直接将你‘搬运’回床前睡觉就是了。”尚未待杜鹃回话,湘明双手张开,作“赶鸭状”朝杜鹃家的方向一抬手,杜鹃已不现了人影。待杜鹃回过神来时,己坐在自己的床前,且房间的灯是亮着的,不现湘明的身影。她知道他还在河边,多少有些惆怅,但也无可奈何:谁叫自已是小妹妹,总得听话!她心想。    第二天早上一到学校,林老师还跟上一次一样,等在了学校门囗。湘明也不知他是有意还是巧合,总之,湘明一到门囗他就走上前来,右手搭在了湘明的肩上,左手拿着一根细棍,湘明知道,这是老师的习惯性动作,仿佛拿着教鞭,给人一种莫明的威严感。林老师首先发话:“湘明啊,我们到操场边走走好吗?”湘明答“好啊。”于是林老师的手臂很自然地带着湘明的身体往前走,似乎湘明身不由己。走到无人处,林老师小声但囗气略带威严地问:“湘明啊,你们昨晚那么早退场,跳到哪里去玩了?”湘明明白他的潜台词是什么意思。直白地回答说:“我们实在不爱看这样的电影,顺着河道走回家了。”林老师有点莫明其妙:“不爱看这样的电影?不是很精彩吗?”湘明反问:“你不觉得电影中渲染的全是血腥和打斗,与佛教精神不相符吗?”林老师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停了一下才说:“我不会武功,只是觉得里面的功夫很精彩,那可是民族瑰宝耶!”“民族瑰宝不是什么人都了解,什么人都会欣赏的!”湘明说明。林老师无话可说,相反,还把原来想说话的内容给打乱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犹豫间,湘明又说话:“其实,我是也许还小啦,不知道改革开放的实质内容,但我知道,现在很多外来思潮和文化正侵袭着我们真正传统文化的东西,象有一些东西或至少本来不应该在公共场所展示的,比方说谈恋爱的电影,‘儿童不宜’就给青少年原本纯洁的思想造成很坏的影响,青少年是缺乏把持力的,很容易犯错误……现在又来一武打片,儿童的模仿力是很强的,他们缺乏的只是思想。前一段时间学校里才出现黄色小说和‘情书’,今后,你们老师就会更难管了,不信你们来看,学校里很快就会出现‘侠客’和‘地痞’。”林老师摇摇头,然后摸摸湘明的头说:“没想到你的思想这么成熟。而社会上的事我们就无能为力了。学生,我们做老师的尽力教育就是。”  湘明问:“还有事要跟我谈吗?”林老师说:“没了。”“没了我就回教室早读了。”然后挥挥手向教室跑去。 共 38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安庆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眼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肝炎医院 宿州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宿州有哪些法四医院 六安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六安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全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亳州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亳州有哪些中医肝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池州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包头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银川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克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喀什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喀什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渭南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和田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和田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酒泉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定安二乙医院哪家好 澄迈三甲医院哪家好 澄迈二甲医院哪家好 临高二丙医院哪家好 庆阳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昌江一乙医院哪家好 海北二级医院哪家好 庆阳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室缺医院 重庆医院哪家好 济南医院哪家好 威海医院哪家好 多囊卵巢综合症 霉菌性阴道炎 苏州肤康皮肤病专科医院乘车路线 武汉黄浦中西医结合医院乘车路线 成都医大医院在线咨询 血管瘤症状 什么是痛风 什么是风湿病 什么是白带异常 失眠抑郁症治疗方法 什么是周围神经疾病 小儿内分泌科检查 妊娠合并缺铁性贫血医院 妊娠合并心室间隔缺损医院 朊毒体病医院 桡骨干骨折医院 北京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IMCC医院 深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肇庆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肝炎医院 惠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阳江有哪些肝炎医院 清远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