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界碑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6:18: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秀枝和玉叶好那是村里人公认的,打小两人手拉手一块儿去上学,毕业了又进同一家工厂上班,巧的是两人还嫁到了同一个村。这事说巧也不巧,是秀枝先嫁过去,看好了对门的小伙子,才把玉叶“引进”了过来。  这下两人成了门对门的邻居,这个一扭去了那家,那个一扭来了这家,坐下就吃,抬屁股就走,就跟在自个儿家里一样,根本用不着客气。也就是这么一对儿好姐妹,近为了不大点事,竟撕破了脸,掰了瓜,谁见了谁就跟见了仇人似的。  两家是地邻,平时去地里干活时总爱做个伴,一边干活一边唠闲磕,干活也就不觉着累。这天,玉叶要去麦地拔草,去叫秀枝时,秀枝正推着自行车出来,说娘家有点儿事,要回趟娘家,一蹁腿骑上车子走了。  田野里空荡荡的老远也看不到个人影,玉叶一人闷头干活,少了说话的,寡咧咧的干着没劲。拔了一会儿,坐在地头的大树下歇凉,就见自家的麦子没种到地边儿,闲了半尺宽,觉着瞎了一垄地怪可惜了的,就回家取了豆种,点种上了一垄豆子。  过了几天,秀枝准备浇地去看机井时,无意中看到了玉叶家这一垄左歪右拐的豆苗,额头就起了折皱。她是越看越不舒服,这个别扭,就像一团毛毛草堵在了心口上,毛扎扎得难受。这豆子都种到了地界边上,这不是明白着要耍先占便宜吗?秀枝虽然心里不痛快,但碍于姐妹情面,也不好对玉叶说啥,也就沿着自家的地边同样种上了一垄豆子。  再去地里拔草时,玉叶去叫秀枝,秀枝借故身子不舒服,就没和她一起去。来到地里,玉叶看到地界上长出了一些小苗苗,以为是杂草,就顺手拔掉了。拔了两畦地,觉着不对劲,细一看原来是豆苗。噢!明白了,原来秀枝在和她呕气。玉叶就开始后悔,不该点这一垄豆子,为这仨瓜俩枣的收成坏了姐妹情分不值得。她就想拔掉,但一看长了一拃多高,绿油油长势喜人的豆苗时,又下不了手舍不得拔了。心说,找个机会跟秀枝好好解释解释,等收了豆子分一些给她家。可是还没等玉叶去解释,秀枝就怒冲冲地找上门来了。  吃过晌午饭,刚打发走上学的孩子,玉叶正在院子里刷锅洗碗,就见秀枝沉着一张大白脸进来了。她往大门框上一靠,两只白胖的胳膊一环,冲玉叶翻了两下眼珠子,便嚷嚷开来:“叶子,你凭啥拔了俺家的豆苗,俺家豆苗招你了惹你了,啊?!”玉叶没想到秀枝会找上门来,劈头来了这几句,端着锅愣那儿了,不知道如何回答,意迟了半天才红着脸说:“俺以为那是草呢就拔掉了。”  秀枝一听更来气了,气得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说:“你咋不把自家的豆苗看成草,单单把俺家的豆苗看成草呢,我看你是成心,故意拔的,告你说!咋拔的就咋栽上,不给俺把豆子补种上,就跟你没完!”说完甩着胳膊,一撅一撅地晃着大屁股走了。  被秀枝这一骂,玉叶就像喷了灭草剂的草,立马蔫了,心里有火也发不出来,于是带着一肚子的气去补种豆苗。“吭哧吭哧”种下两颗就收住了手,心想,这秀枝都把豆子种在了地界上,这不是明摆着找茬惹事吗,俺凭嘛给她补苗,拔了活该!玉叶一使性子回去了。  玉叶没有给秀枝家补种上豆苗,这气就算治上了。两人别说串门了,就是见了面就像仇人一样,剜一眼瞪一眼的。  秀枝觉着自己委屈,就以玉叶侵占她家地界为由去找村长凭理。村长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懒得去管,就派秘书去调解。秘书是个六十多岁的干巴老头,胳肘窝下夹上一个大卷尺,戴上老花镜,叫上秀枝玉叶一块儿去了地里。  老秘书做事挺认真,拉开卷尺,眯着一只眼照了又照,量了又量,量完之后,在地头捡起一块儿大青砖,埋在两家的地界。青砖埋了一半儿剩了一半儿,指着青砖对她俩说:这就是地界,相当于楚河汉界,青砖以东是玉叶家的,以西是秀枝家的,从此以后两家互不侵犯。  地界的事儿到这儿并没有结束。  秀枝的老公在乡政府工作,是个主管计划生育的副乡长。前一阵子为了迎接上级检查,现在又赶上国道拓宽忙着拆迁,这事连着事,忙得团团转,有半个多月没回家了。要不是带着书记的一道“圣旨”,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批准他这个安副乡长回家看媳妇。  骑着自行车往回走,见路边的小麦抽出了麦穗,他就想绕道去自家地里看看,看看麦子长势如何。来到地头,支上自行车,一看自家的麦子墩实齐整比别人家俊了许多,脸上不免有了几分喜色:看来这乡农科站推荐的麦种不赖,估计收成也错不了。看着看着,就发现地界边竖着一块儿大青砖。心说这是谁没事撑的,麦地里栽这么个大砖干嘛,这要用机器收割起小麦来多碍事。走过去顺手拔了下来,扔在了地头上。  一看乡长老公回来了,秀枝的脸上就堆成了一朵花。乡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摁开电视,对坐在身边的老婆说,我知道你待见吃豆腐皮,进城开会时顺便买了些回来,是盒装的,贵着呢。都在车筐里放着,快拿去拌拌,尝尝好吃不。  秀枝在老公的脸蛋上赏了一个“红戳”,来到院子里,提上车筐里的塑料袋去了厨房。把豆腐皮切了切,用香油、醋拌了拌,拌好以后,尝了一口却咬不动,就端着菜盆子来问老公是咋回事。老公伸头一看,就问用的是大盒还是小盒。秀枝说是小盒。老公一咧嘴说,你去看看盒上的字就明白了。  秀枝是个近视眼,刚才拌菜时没戴眼镜。戴上眼镜一看,笑了,笑得前仰后合,直说笑得肚子疼。原来小盒装的是避孕套,大盒才是豆腐皮。  笑够了,她捂着肚子问老公,你带那玩意儿做啥。老公说,你忘了,还是你让我给玉叶带的,说玉叶身上的环掉了怕怀孕。秀枝这才想起来,是有这么档子事。可是如今与玉叶闹起了别扭,才不愿意给她送去,就把避孕套收起来放进了抽屉。  老公见秀枝把避孕套收起来,忙拦着说,先别收起来,吃过饭咱俩一块儿过去,我有正事找玉叶谈。秀枝说,啥正事?老公说,村边那条国道要拓宽,玉叶家在国道边的小卖部在拆迁范围之内。我跟书记立下了军令状,负责玉叶家的拆迁工作。  秀枝一听,暗暗吐了舌头,这事要放在治气前要好办的多,可如今闹的生分别扭,怎好开这个口。秀枝不敢对老公说和玉叶为地边界闹了别扭,怕说她妇人之见,小不忍乱大谋的话来小瞧她,于是就借口说身子不舒服,你一个人去吧,一扭进了里屋躺在床上。  在玉叶家碰了一鼻子灰出来,安乡长就觉着这俩娘们都不大对劲,像有事瞒着他。回来后,乡长老公把脸一绷,质问秀枝是咋回事。到了这份上,秀枝不敢再瞒着,只好如实向老公交待了。  听完了老婆的叙述,安乡长闷头吸烟没言声。秀枝害怕了,不言声说明老公生真气了,要是老公扯开大嗓子骂她一顿这事就算过去了,老公闷着不说话,她心里七上八下没了底,不知道这暴风雨何时到来。  安乡长是个暴脾气不假,要是以往他早开骂了,不骂个痛快嘴冒白沫不罢休。今天他不想骂了,事已出了,骂也没用,他在沉思拆迁这事。国家要拓宽道路,势在必行,谁也挡不住。可是这拆迁工作确实让人头疼,拆迁户张大了嘴要钱要物,做工作的人只能按政策办事自己又做不了主,只能磨破嘴皮子说好话。对于玉叶家的拆迁工作,那是他主动包揽下来的,他心里清楚和玉叶家的关系,想这工作应该一点问题都没有,会顺利拿下,于是就对书记一拍胸脯揽下了。可他哪里知道老婆竟跟玉叶为了个破地边儿生了气,这无疑加大了他的工作难度,这可如何是好。  秀枝自知闯了祸,吓得大气不敢出。和玉叶生气不要紧,要紧的是老公头上的乌纱帽。第二天一早她就去了地里,把自家种的那一垄开始结荚的豆秧全拔掉了。拔完豆秧往回走,忽然发现青砖上刻下了四个字:谁动谁死。她知道这字一定是玉叶刻上去的,看来火气还不小哩。  几天过去了,乡里涉及到的几家拆迁户都签定了拆迁协议,唯独剩下了玉叶这一家。书记找安乡长谈话,问难处所在。安乡长不能实话实说,那样会显得老婆是非,自己也没面子。于是撒了一个谎,说玉叶回娘家了,一直没找到人,再容他几天,这工作一定会拿下来,请书记放心。书记说,好,这几天你不用来乡里上班,安心在家做玉叶同志的工作。  从书记屋里出来安乡长就犯了愁,三番五次去给玉叶做工作,好话说了一箩筐,玉叶就是不买他的账,一口咬定:除非给她一百万,否则不拆。哼!一百万,这嘴张得也太大了,一百万能买一百个她这样的小卖部,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安乡长知道玉叶故意在赌气,给他弄难看,往日她可不这样,说话柔声细气的,是个通人情明事理的一个女人,瞧这事闹的。  事情僵到了这个地步,秀枝也顾不了许多,把脸一抹,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登门给玉叶赔不是。玉叶在街门口修剪门一边的小树,见秀枝两口子来了,脸一扭就往回走。秀枝忙追上去,拉住玉叶的手,笑着叫妹妹长妹妹短的,硬把礼物塞到手上。玉叶手一抖,礼物甩了一地,猛地转过身来,两腿一叉,指着秀枝的鼻子说,少来这一套,谁稀罕你家这些东西。说完关上大门,把这两人关在了门外。  遇上这么个软硬不吃的主,让秀枝两口子犯了难,吃不下睡不着,黑夜白天想着这事咋解决。看电视时,秀枝突然来了灵感,对老公耳语了几句。安乡长一听,说只当是死马当活马医,试试看吧。  这天,玉叶正在浇地,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地头。一个穿西服戴礼帽很有派头的老头从车里下来,秀枝两口子点头哈腰地陪着来到地里。只见那老头,拿着青砖比比划划,在太阳底下用放大镜照来照去,三个人滴滴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  玉叶好奇,有意识地靠近,就听见那老头说:“这确实是一件好东西,难得的宝贝,至少值这个数。”并伸出了两个手指。秀枝大叫:“二万啊!”老头摇了摇头:“NO!NO!二十万。”秀枝忙接过青砖抱在怀里,大笑着说:“哈哈哈!这下可好了,我发财了!我发财了!”然后三个人一起坐车走了。  玉叶无心浇地,回到家还在想,这块青砖是宝贝,咋她就没发现呢,再说,这砖是在谁家的地头上捡的还说不清,凭嘛她一家独吞,不行!找秀枝家要钱去,至少一家一半平分。  还没等玉叶去找秀枝,秀枝两口子抱着红绸子包裹的青砖就来了,一口一个妹妹叫着,直说自己不好,惹妹妹生了气,这青砖经文物专家鉴定过了,是宋代出土文物,说是值二十万,还有增值空间,俺把青砖送给妹妹,也算给妹妹陪个不是。  话说到了这份上,玉叶还有啥说的,就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  过了一阵子,玉叶开始怀疑这砖是真是假。这天,正好进城办点事,顺便带上青砖去了县文保所,请求鉴定真伪。文保所的工作人员鉴定后得出结论:这是唐代出土的文物青砖,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只可惜后来刻上的字破坏了文物的完整性。《文物法》规定,地下所有文物均归国家所有,对于你发掘收藏文物有功,经研究决定,给予你一定的物质奖励,奖励两千元现金。  揣着这两千块钱往回走,玉叶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想秀枝姐太仁义了,把这么金贵的东西送给自己,而自己却不信任她,反而去做什么鉴定,这下可好,让国家没收了。她越想越觉得对不起秀枝,没有回家,直接去了秀枝家。  见到秀枝,话没出口泪先流出来,不停地说都怪自己不好,对不起秀枝姐。  对玉叶泪流满面的突然造访,着实吓了秀枝一跳,她知道设计骗过了玉叶,才让她顺利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玉叶这一哭倒哭了她一头雾水。  听完玉叶的哭诉,秀枝恍然大悟,原来弄假成真,那青砖真成了文物。玉叶非要拿出一千块钱来分给秀枝,秀枝说啥也不要。说,这么着吧,钱你收着,你就对文保所的人说,发现青砖的人是安乡长怎么样?  玉叶应下了。  因发掘文物主动上交国家有功,安副乡长的事迹登了报,不久便得到提拔重用,升为正乡长。  秀枝和玉叶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好得跟亲姐妹似的。         共 46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龟头炎的几种不同的要素
昆明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滚动 零售行业门店管理系统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