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楚水断炎

时间:2019-09-14 07:02:4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摘要:你想要的答复,其实他早已告诉你了,只是你没有注意到。而今即便你永远的消失了,他也会记着你,如此……你可安心了。(此文是对着我女神的C图撸的剧情,谢谢阅读么啊) 引言:
我是一个写书人,这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故事,而我所做的事就是为那些想与我讲自己的故事的人将他们一生中不想忘记的事情写下来。

我认识段炎神君的时候,他就总是独自站在天阶上眺望远方,也不知那远方有什么值得他眷恋的东西。
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为我写个故事吧。”
我看了看他怀里抱着的那把琴默默地点头道:“好。”
八百年前,诸神齐上天庭赴天君千年一庆的寿宴,一向不喜欢宴会场合的段炎神君也不得不给天君这个面子。
当段炎神君面无表情的经过天阶时忽然听到一阵流水般的琴音,他寻声望去见是个身着缥碧神服的神君,那绿色的长发让他想到生平讨厌的东西。
他扭头就走,走出几步又倒了回来,走过去道:“你弹的是什么曲子?”
绿发神君头也不抬回道:“不是曲子,是水声。”
段炎神君皱眉道:“为何要弹水声?”
绿发神君还是没抬头,继续拨弄着琴弦道:“因为我喜欢。”
段炎神君又问道:“你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你?”
绿发神君终于停止了弹奏,抬头看向他笑道:“我是几百年前才修得神位的楚水神君,你不认识我是正常的。”
楚水抬头的那一刻,段炎看着他怔了许久。
段炎神君俊美不凡的相貌在天庭是出了名的一绝,而今日他见到楚水神君方才觉得,天地间竟有如此清雅俊秀之容色,真个是“秋水为神玉为骨”,让人移不开目光。
楚水将手臂支在琴板上用手撑着脸看了他半晌,倏然盈盈一笑道:“你看什么?”
段炎眼神变了几回,突然道:“宴会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还不进去?”
“这不是正要去吗。”楚水抱着琴站起身,看了看身后的琼楼对他道,“一同进去吧。”
自从在天君的寿宴那日众神看到段炎神君和楚水神君这两个本来绝不会站在一起的人竟然一同出现,诸神之间便炸开了锅。
那日之后段炎神君仿佛转了性,不再总是躲着诸神一千年都不露一次面,反而天天都到天阶上转悠。
那几日,楚水神君被天后留在天庭为天女授琴,每每一出门就能看见一身穿着耀眼红衣经过的段炎神君。
而后两人便会一同散步,闲谈,或一个弹琴一个就坐在一旁听。
诸神看到后都觉得稀奇,段炎神君生于火是为火神,楚水神君生于水是为水神,他们两个本该是水火不相容的关系,可又何以相处的这般融洽?
此事被天君知道了,天君只是莫测高深地说了一句“水火相遇必有一伤”,就不理这件事了。
楚水养了一只白毛的小狐狸,段炎知道后非要看,从来不会拒绝人的楚水便带他去了自己的住处。
正在床上玩儿的小狐狸一见主人回来就扑进了楚水的怀里,楚水抱着小狐狸转头看向断炎,却见他皱眉盯着自己怀里的小家伙一脸不高兴。
楚水嘴角微微扬起,故意温柔地抱着小狐狸坐在床边,然后眼神含着捉弄意味对段炎道:“你不喜欢狐狸吗?”
段炎瞪着那只狐狸果断的回答:“不喜欢。”
楚水偏头看着他笑道:“我喜欢。”
那日段炎脸色不好地瞪了小狐狸一天,而楚水则偷笑了一天。
次日再见时,段炎一手扶腰一手挑着自己火红的发丝风姿绰约地站在楚水面前,嘴角还噙着一抹笑问:“我和那只狐狸谁更好看?”
楚水趴在琴上笑得直不起腰:“你跟它比做什么?它只是一只狐,半点修为都没有,既变不成人形的,又如何能比?”
段炎却笑得得意:“那便是我比它好看。”
楚水止住笑道:“什么意思?”
段炎正色道:“放它去人间修炼吧,你若是觉得这天庭孤单,我便每日都来陪你。”
谁都没有想到,楚水神君竟真的因为段炎神君的一句话而将自己养了许久的白狐给送去了人间。
陪他一起去的段炎神君见他送走了白狐而心情不好,为了逗他开心竟徒手取水给他。
水对水神而言是有极大的好处,但对火神而言却是极为不好的,大家都知道段炎神君讨厌的就是水,此番为了讨楚水神君一笑竟浑然不顾。
当楚水捧着他的手关切地问:“是不是很疼?”的时候,段炎忘记了手上灼烧的疼痛,他回答:“不疼。”
从那以后,段炎神君将更多的时间用在了楚水神君的身上。
他们几乎形影不离,而段炎神君也成了楚水神君住所的常客,只要楚水在他就会在。
大家都在观望并期待着他们的关系会如何进一步发展,毕竟水火相容是一件多么难得一见的奇事,唯有天君对此是缄口不言。
……
“今日累了,就不与你闲说了,我休息会儿你随意。”楚水授琴回来疲惫地靠在床边昏昏欲睡。
段炎见他沉沉睡去的模样后并没有离去,而是在他床上坐下,扶住他的肩让他依在自己怀里睡。
看着楚水睡着的样子,段炎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意。
装睡的楚水眯着眼偷看着,竟不知不觉真的睡着了,嘴角还挂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某日,天君散步到天阶,远远地看到正坐在那儿弹琴的楚水神君和段炎神君,他抬手制止了正要提醒两位神君的神官,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楚水……”段炎靠坐在楚水身旁轻声唤道。
正在专心弹琴的楚水没有抬头,随口应了声:“嗯?”
段炎看着他清雅秀美的侧脸倏然倾身过去,在他嘴角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段炎说:“楚水,我喜欢你。”
楚水挑弦的手指一顿后继续弹奏着,然而琴音却现了乱象。
段炎低头紧紧贴在他身上道:“你喜欢我吗?”
楚水始终垂眼看着琴弦,而拨弦的指法却越来越乱,终于,“铮——”的一声响,琴弦竟断了一根。
段炎叹了口气将手覆在他手上,缓缓道:“我给你修吧,修好了再还给你。”
楚水神君授琴的期限到了,他就要要离开天庭去人间述职,段炎神君去请求天君准许他们一起下界,惹得天君大发雷霆。
“段炎神君,你当神君的责任是儿戏吗?”天君一脸怒色地道,“人间已经有一个火神了,你该待的是天庭,不要再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做好你该做的事!”
段炎淡淡道:“天君,段炎愿请调人间。”
“你——段炎神君,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更要清楚楚水神君的身份。”天君脸色变了几变,忍着怒气苦口婆心道,“你们私下里怎样本君不管,要是你敢胡来也要想清楚值不值得,更要想想你和他能不能承担起后果。”
诸神也劝他平日里由着性子做什么都没关系,但千万不可妄想以私欲动摇天庭秩序。
段炎有一瞬的犹豫,他已然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楚水的想法他却不知道,若是楚水对他无意呢……
就是这一瞬的犹豫,增强了天君留下他的机会。
天君道:“段炎,本君知道你对他有意,可他呢?你可以为他扰乱天庭秩序但你可知道他希不希望你这样做?”
“他下界的时间到了,你去送送他吧。”天君道。
下界需经过天门,段炎神君匆匆赶去天门,赶到时却遥遥看见楚水神君扶着石栏对他摇头。
他止了步,看着那袭缥碧的身影眨眼间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天门处。
楚水对他说得一句话是:“段炎,一千年后再见,那时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答复。”
段炎已为楚水修好的琴还没有还给他,他却已经离开了,再见就要等到一千年后。
段炎神君已经存活了近万年,度过了那么多个千年,曾经觉得不过是弹指一挥的时间,而今却仿佛漫长的走不到尽头。
一千年,这是一段何其长的岁月,一千年的时光足以改变很多事。
段炎神君目光没有神采的看着远处,他对我说:“还有两百年他就会再次来到这儿,那时你把写好的故事交给他,就说……我等不下去了,他若是还想记着就收下这个故事,若是不想……就丢了吧,毕竟他还很多个千年,还可以遇到新的……朋友……”
我问他:“为什么不等他来亲手交给他?”
段炎神君沉默了许久,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他才淡淡地回了我三个字:“我累了。”
两百年后,千年之期又至。
我在天阶上拦下了一眼便能认出的楚水神君,他果然有一副绝好的相貌,再有那身如水的神韵,也难怪会让段炎神君铁石般的心也开了窍。
我将那把他留给段炎神君而段炎神君又留给他的琴交到了他手里,他们的故事就写在这把琴里。如段炎神君所托,将他的神髓做成了琴弦嵌于其上,日后每每弹起他们就可以再次见到彼此。
楚水神君抱着琴对我道:“多谢,我会好好留着。”
看着楚水神君抱琴而去的背影,我站在段炎神君常站的地方看着远方,心道:你想要的答复,其实他早已告诉你了,只是你没有注意到。而今即便你永远地消失了,他也会记着你,如此……你可安心了。

共 1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水与火,原是两个不相容的极端。可是,有了爱,一切都不同。只是,这种爱,始终少了一句必要的告白。楚水神君与段炎神君,一个送走心爱的白狐,一个以火之躯去戏水,只为了搏取对方的欢心。这样的举止行为,已经印证了对方在彼此心里的位置,却终不曾点破。文章结尾有些苍凉,千年的等待分离之后,结局依然是错过。不错的神话故事,期待更多精彩!推荐!【编辑:紫玉清凉】
1 楼 文友: 2015-01-2 09:57:0 神的世界里,也有等同于人类的感情困扰。问候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5-01-2 20:12:59 谢谢点评,祝工作愉快~心绞痛部位主要在
缺血性脑中风的症状
胸痛的常见诱发因素
纸尿片哪个牌子的实惠好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