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心音蛇仔明和他的狗杂种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2:09:4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春节过后,天气骤然寒冷起来,冷得人浑身发抖。  蛇仔明睡醒午觉,趿拉着那两只又脏又残的皮鞋,没精打采地走出发廊门口,迎着太阳懒洋洋地坐在台阶上。这座楼房是蛇仔明的父母十年前推倒旧屋兴建的,楼高三层,底层开发廊,二三层自己居住。它坐落在村边,隔一条大道,对面就是城区,因而发廊的生意还算不差。  但是,忽然间金融海啸铺天盖地而来,一些本来就靠借债度日的山寨厂,抵挡不住冲击,“哗啦”一声倒下了;一些工厂虽然挺着不倒,但也订单大减,只好提前停工。于是附近一带的外来工在春节前一个月就差不多走光了,街上冷冷清清,发廊的生意一落千丈。好在发廊是自己的房产,不必担忧铺租。  蛇仔明年近三十,与生俱来一副懒惰本性。这副副懒惰本性在读书时就显露无遗——从不温习功课,经常拖欠作业,往往放学了被老师留下来罚抄书,学业成绩糟糕透顶;总算勉强读完了初中,只好回村子里,但又什么事都不愿做,终日在村子里四处游荡,村里的人于是称他叫蛇仔明。意思是像一条冬眠的蛇,动也不动,懒得要死。只要蛇仔明想去菜地,天空就会下起大雨,所以他家的菜地杂草丛生,野葛菜比任何地方都生得茂盛;每当妻子求他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他的摩托车就老是打不着火......  蛇仔明的村处在城乡结合部。村的土地都用来兴建了厂房、仓库和大型专业市场出租,村民每年都有万多元的股份分红。所以,村里有很多年青人都不再找事做,就靠股金过日子。于是,出了一些街混,其中有食白粉的、有帮人打架的、有替债主收数的......但蛇仔明哪一份都没沾,与妻子守着个发廊过着平淡的日子。  蛇仔明正闭着双目惬意地晒着太阳,突然一只东西扑到他背上,起劲地舔他的耳朵。蛇仔明知道“狗杂种”来了,他侧过身子,把它揽在怀里。  狗杂种是一条狗,属于腊肠犬种。纯种腊肠犬的身子很长,像一条香肠,而四条腿很短,肚子差不多贴着地面。但狗杂种是很杂很杂的杂交种,四条腿比纯种腊肠犬的腿长一倍,体形怪异。它应该是住在附近出租屋的那些老板的二奶或者情妇养的,现在工厂倒闭了,老板也消失了,她们没有了经济来源,只好收拾细软打道回府,把日夜厮守、相依为命的宠物遗弃了,狗杂种就成了孤魂野鬼。有一天它气息奄奄地走进了发廊,躺在椅子下面死活不肯走。  可是,妻子从来就不喜欢猫狗之类的小动物,对这只怪模怪样的流浪狗更加深恶痛绝。说它是狗杂种,怎么看都不顺眼,一把抓着它的颈背扔出了门外。狗杂种摔在地面上吠吠乱叫,挣扎着挺起身又爬进发廊,蹲在蛇仔明面前,眉头紧皱,两只淡褐色的眼睛充满了悲情,显露出一副可怜相。蛇仔明动了恻隐之心,说自来狗富,这是个好兆头,执意把狗杂种收留下来。  妻子拗不过蛇仔明,让狗杂种进了家门,但从来都不给它好脸色,还不时用脚踢它、用扫把戳它。其实,狗杂种也具有一条优良的狗所应有的全部特性,但是,有哪一种特性可以忍受天天被扫把戳呢?所以,狗杂种只要走进发廊,立刻就垂头丧气,拖着尾巴靠边走,一下子就躲进椅底里屏声敛息,双目的余光一直瞟着女主人,只要扫把稍为一动,就狂吠着像离弦的箭往门外飞奔,好半天都不再回来。  蛇仔明却很喜爱狗杂种。说它聪明、通人性,两个终日形影不离。在大街上,蛇仔明漫无目的地游逛,狗杂种就紧贴着蛇仔明的脚边跟着走。如果蛇仔明停下,它就会恭恭敬敬地蹲着,仰起头注视着蛇仔明,似乎在听候吩咐,随时准备为主人赴汤蹈火。  狗杂种跟主人亲热一番,乖乖地蹲在一旁,两个家伙于是一齐晒起了太阳。  蛇仔明又默默想心事。他很烦恼,发廊生意这么差,有什么生财之道呢?想了老半天,脑袋都发胀了,什么都想不出来。  “金融海啸,扑街!”  世界性的金融危机,连蛇仔明这样的小小百姓也关照到了。他狠狠地骂了一句,站起伸了个懒腰,走进了发廊旁边的一间小平房。  这是一间几十年的瓦房,已经相当破败,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妇人正斜躺在懒佬椅上睡觉。  狗杂种一进门,就咬住老人的裤脚起劲地拉扯,然后又叼来一双布鞋放在老人的脚边。  老人知道蛇仔明又来了,她张开混浊的双眼,颤抖着双手撑起身。  “三婆,你哪里不舒服?”  “我感冒了……”三婆的声音微弱、嘶哑。  “吃药了吗?”  “药没有了。”  蛇仔明伸手按了按老人的额头,感到有点发烫。他转身出了门口,要去药店买感冒药。  三婆一个人孤独地过日子,随着年岁增大,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她有一个女儿,但远嫁他乡,一年才回来一两次。蛇仔明隔三岔五就去看望一下,帮忙购买生活用品,有时家里煲了汤,先给三婆端一碗。三婆经常对人夸奖蛇仔明,充满激情地说,我虽然没有儿子,阿明比亲生儿子还要好十倍。  蛇仔明去到药房,看见药房门口侧边有一大堆人正围在一起。他从人缝往里窥看了一下,原来又是在卖六合彩码资料。每逢香港开六合彩当天的傍晚,这个外地人就会来摆地摊,一块小胶纸铺在地上,摆放些曾道人预测、香港赛马会内部信息、生肖码必杀秘诀之类的活页和小册子。这些资料的纸质粗糙,纸页油迹斑斑。  前几年当私彩兴起时,蛇仔明也依据这些资料的指引买过几次生肖码,但从未赢过一分钱,买彩码的钱都跑进庄家的口袋里。从此,他知道这些彩码资料,什么曾道人预测、赛马会内部信息等等都是些胡编乱造的东西,鬼才知道一些人竟然对这些资料深信不疑。有一次,蛇仔明嘻皮笑脸地跟摆摊人说,你说得这些彩码好像今晚必定摇出,那你自己买不是早就发了大财,何必这么辛苦在这里摆地摊?摆摊人涨红着脸呆呆地盯着蛇仔明,好半天才呐呐地说,大路两边,各有各人谋生,你相信就买,不相信就过主。  摆摊人正在口若悬河、唾沫横飞地向人群吹嘘这些彩码资料的可信性和准确性,围观的人在他天花乱坠的煽惑下,虽然默不作声,表情麻木,但已经心潮起伏,一些人开始插手入裤袋掏钱。  蛇仔明对这班买彩码资料的人感到很可怜,也很可笑。他摇摇头,走进了药店。当他从药店走出来时,心里有了一个找钱的主意。  隔了几天,蛇仔明在发廊门口支起了一张小桌子,竟然也卖起六合彩码的资料来,这些东西是通过地下渠道批发回来的。既然有这么多人情愿受骗上当,为什么不赚他的钱呢?不赚白不赚!  摊子摆开不久,就有几个人围上来了。  “傻瓜、笨蛋、蠢猪……”蛇仔明虽然满脸堆笑招呼顾客,心里却不住地骂,来一个骂一个。  晚上盘点,竟然有三四十元进账,算起来,一个月随便可以赚一千几百元。  “这个生意真不错”,蛇仔明简直乐不可支。  过了十多天,一个老主顾对蛇仔明说,有个打工仔买了他的《特码串串烧》,路过村头的福彩投注站,竟然用这些号码去买了一注广东36选7福利彩票,居然中了个二等奖,收了两万多元,可惜选错了一个号码,不然就中五百万。  蛇仔明听了当即目瞪口呆、黯然失色,心里不知什么滋味。他胡乱收起摊挡,回发廊睡觉去了,直睡到妻子叫他吃晚饭。  “没有摆挡卖码?”妻子吃着饭,问了蛇仔明一句。  “以后都不卖了!”蛇仔明没好气地回答。  “我早就劝你不要卖这些东西,有那么多事好做,却偏要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  “你没听赵本山说吗,人活着痛苦的是没钱……”  “赵本山说的话你都相信,他没有忽悠你买拐吗?我说,人活着痛苦的是不做事!”  蛇仔明瞪了妻子一眼,起身出了门。  街道上灯火通明,这里虽说是农村小城镇,店铺的装潢比广州的毫不逊色,在霓虹灯光的辉映下,大街呈现出一派繁华景象。  蛇仔明漫无目的地遛达着,心烦意乱、目光呆滞。  一个女孩正站在路边眉飞色舞地聊电话,两个男子开着一辆女装摩托车慢驶到女孩的身边,坐在后面的突然一把将女孩的手机夺了过来,开车的同伙就加大油门要逃跑,然而车头晃了几晃,撞上了蛇仔明。    虽然撞得不重,蛇仔明还是后跌两步倒在地上,横卧在摩托车前。  他大喊一声,一个鲤鱼打挺翻起身,怒火满腔地双手抓着摩托车的车把。看见被人堵住去路,后座的男子从身上抽一把长刀,高高举起,向蛇仔明的手劈下去,蛇仔明一看慌忙闪避到一旁。  这时,狗杂种一下子蹿起扑向拿刀的男子,张口咬住他的小腿,男子惨叫一声,拼命地乱蹬被咬的脚,然而狗杂种却狠狠地咬住,死命不松口。男子只好用刀猛砍狗杂种,霎时,一股股鲜血从伤口喷涌而出,狗杂种凄厉地嘶叫了一声,跌在地上翻滚,滚进了摩托车底。  开车的见已摆脱了狗杂种,连忙加油,摩托车从狗杂种身上碾过往前冲去,而拿刀的男子把刀高举过头,气焰嚣张地使劲挥舞着,眨眼之间,两个抢匪绝尘而去……  天刚发亮,蛇仔明来到自家的菜地,为狗杂种办丧事。  他在地头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小坑,约有五十公分深。挖掘工程很简单,应该十分轻松,但蛇仔明却感到很累,混身乏力地瘫坐在田基上,一脸苦楚。好半天,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双膝跪地,虔诚地捧起狗杂种的遗体,探下身,轻轻地把它放置在坑底里,然后填上土,并堆了个坟头。建好了坟墓,蛇仔明站起身,围着坟墓转了一圈,感到有点不满意,又在附近铲了几张草皮,把坟头封了个严严实实。  狗杂种的长眠之地终于搞得有模有样的。蛇仔明洗干净双手,点着了一对大蜡烛,又点了三支粗香,一一插在坟前,接着烧起了元宝之类的冥品,对狗杂种进行拜祭......  把狗杂种风光大葬后,蛇仔明来到了村委会,走进了表弟的单间办公室。  他表弟是村委会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正坐在办公椅上忙着。  蛇仔明站在表弟的办公桌前,张开双手叉在桌面上,俯视着这位维护全村治安的管理者。  “我要当护村队!”蛇仔明一字一顿地说。  表弟抬起头惊愕地看着蛇仔明,似乎是在看着一个外星人,他完全弄不明白这条蛇仔的来意。  “我要当护村队!”蛇仔明提高声调,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把刚才的说话重复了一遍。  表弟相当清楚这位老表的底细,听了蛇仔明的说话。他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要当护村队?你?哈哈……”表弟仰头大笑,笑够之后,他端起脸一本正经地说:“老表,你发什么癫?我很忙,不要来这里跟我捣乱。”  “我要当护村队!”蛇仔明仍然重复着这句话,语气坚定、沉实,给人一种威慑的感觉。  看着蛇仔明满脸肃穆的神情,表弟感到今次这条蛇仔并非在开玩笑,他满腹狐疑地打量着蛇仔明,态度开始认真起来。  “护村队的工作很辛苦,又危险,工资却不高......”  “我不是为了钱!”蛇仔明毫不含糊地高声说道。  “那你为了什么?”表弟诧异地问。  “为了狗杂种!”  “什么?”表弟失声大叫。  蛇仔明于是向表弟讲述了狗杂种为了保护自己而与抢匪英勇搏斗死于抢匪刀下的经过,说自己昨晚整夜没睡,思前想后,决定加入护村队,当一名除暴安民的治安巡逻员。他还表示自己一定会努力工作,捉尽天下的抢匪,使村民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以告慰狗杂种在天之灵。  听了蛇仔明一番真情实意的表述,村委副主任终于明白了这位村民的真实意图。他认真地观察起蛇仔明来,突然发觉他原先那些慵懒的疲态消失了,整个人面貌一新,全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活力。这个变化使他感慨万端,真想不到,一只狗竟然可以使一个人的精神面貌改变。  过了两天,蛇仔明穿着护村队的制服,左臂扣着一个红色的标章,意气风发地同队员一起巡视在村子的大街小巷上...... 共 43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不育患者应当多吃那些食物
昆明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癫痫患者在饮食上有什么注意的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安庆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安庆有哪些眼科医院 滁州有哪些肝炎医院 宿州有哪些肿瘤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中医肾病内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药物依赖科医院 宿州有哪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 宿州有哪些法四医院 六安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六安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五官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六安有哪些全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亳州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亳州有哪些眼整形医院 亳州有哪些中医肝病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心血管医院 池州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池州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包头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银川小儿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巴州心血管医院哪家好 宝鸡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克州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生殖中心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喀什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胃肠外科医院 喀什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咸阳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渭南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和田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渭南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和田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酒泉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定安二乙医院哪家好 澄迈三甲医院哪家好 澄迈二甲医院哪家好 临高二丙医院哪家好 庆阳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昌江一乙医院哪家好 海北二级医院哪家好 庆阳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庆阳有哪些室缺医院 重庆医院哪家好 济南医院哪家好 威海医院哪家好 多囊卵巢综合症 霉菌性阴道炎 苏州肤康皮肤病专科医院乘车路线 武汉黄浦中西医结合医院乘车路线 成都医大医院在线咨询 血管瘤症状 什么是痛风 什么是风湿病 什么是白带异常 失眠抑郁症治疗方法 什么是周围神经疾病 小儿内分泌科检查 妊娠合并缺铁性贫血医院 妊娠合并心室间隔缺损医院 朊毒体病医院 桡骨干骨折医院 北京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上海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IMCC医院 深圳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眼外伤医院 肇庆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肝炎医院 惠州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阳江有哪些肝炎医院 清远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